重新想像恐龙

在布勒的实验室里,染色的鸡胚胎散发出鬼魅的萤光,等待被放到显微镜下检视。藉由追踪基因如何调控动物身体的成长模式,布勒可以观察到发育的具体细节,增进我们对于恐龙和它们现代子孙的了解。 Photograph BY PAOLO VERZONE

摄影:

Show thread

重新想像恐龙

黄昏鸟(图片上半部)是白垩纪的原始鸟类,也是腔骨龙这类早期兽脚类的远亲;在耶鲁大学古生物学家巴特-安江.布勒手里的是腔骨龙的头骨。他的研究显示,随著鸟类演化,成鸟头骨保存了只出现在已灭绝恐龙中幼体身上的一些特徵,为鸟类演化出嘴喙铺路。 Photograph BY PAOLO VERZONE

摄影:

Show thread

重新想像恐龙

劳伦斯.威特默在他位于俄亥俄大学的实验室里,凝视著霸王龙头骨铸件的内部。霸王龙的脑壳轮廓让古生物学家得知这种动物高度仰赖嗅觉。2019年的一份研究根据处理气味的脑区相对大小,推论霸王龙的气味受体基因数可能是人类的1.5倍。 Photograph BY PAOLO VERZONE

摄影:

Show thread

重新想像恐龙

像图中这些鹬鸵蛋的鸟蛋颜色来自包括原紫质和胆绿素在内的色素。有些恐龙蛋化石保存了这两种化合物,指向了蛋的可能颜色。 Photograph BY PAOLO VERZONE

摄影:

Show thread

重新想像恐龙

尼札尔.伊布拉希姆(中)与古生物学家西蒙.马加努可(左)和克里斯蒂亚诺.达沙索聚在摩洛哥的哈桑二世大学实验室里,审视新发现的棘龙骨头。「研究一种化石动物,对我来说,是一种创作,」达沙索说:「你必须从碎片中让动物复活。」 Photograph BY PAOLO VERZONE

摄影:

Show thread

重新想像恐龙

除了主办展览,博物馆也会保护和研究各种化石。英国自然史博物馆保存了已知唯一的Adratiklit骨头,这是迄今所发现最古老的剑龙类(编按:Adratiklit在柏柏尔语中是山蜥蜴的意思)。2019年,由专任研究员苏珊娜.梅德曼特带领的一个团队,以她在图中所环抱的臂骨为证据之一,宣布Adratiklit是新的一属。 Photograph BY PAOLO VERZONE

摄影:

Show thread

重新想像恐龙

二十多年来,许多冷冻遗体都曾通过俄亥俄州欧布列尼斯医院的电脑断层扫描仪,包括这只暹逻鳄。附近的俄亥俄大学古生物学家劳伦斯.威特默运用现代动物的扫描结果,重建与诠释已灭绝恐龙的内部构造。 Photograph BY PAOLO VERZONE

摄影:

Show thread

重新想像恐龙

大约1亿6600万年前,在今日的英国牛津郡,斑龙的脚步震动了地面,这是第一种获得科学描述的恐龙。1850年代,艺术家以现代的鳄鱼为范本,为伦敦的水晶宫公园将这种动物做成雕塑。 Photograph BY PAOLO VERZONE

摄影:

Show thread
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
ACG.MN

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: No ads,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, ethical design, and decentralization!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!